您的位置:首頁 > 新聞資訊 > 業界

網站牽手期刊大賺論文發表費

日期:2006-03-21 23:28:21 點擊: 來自: 作者:

  將于明年畢業的高校研究生為了順利畢業,現在正想方設法找期刊發表論文以完成學校規定的任務。為了適應這一“需求”,不少高校主辦的期刊現也正盡最大能量出版增刊,以達到多收論文發表費的目的。對此,11月2日的《人民日報》披露:教育部通報批評了包括東北師范大學主辦的《現代中小學教育》等期刊,要求高校期刊不得違規斂財。

  事實上,“據我自己的遭遇來看,現在90%以上的正規期刊發表論文都要收錢。”華南理工大學一位在職教師這樣對本報記者表示。各高校的論文發表規定已經催生出一個巨大的“論文發表市場”。本報記者對此展開了調查。

  策劃/竇豐昌 文/記者劉志華

  類似這樣的論文發表網很多。

  買方調查

  個案:論文任務“火燒屁股”交錢也要發

  “時間不多了,再不完成發表論文的任務,我就根本沒心思也沒時間去找工作了。更為重要的是,這還將影響到我明年是否能夠順利畢業。”中山大學博士生王華已經寫好了一篇論文,現在卻苦于沒地方發表。

  “課可以少上點,

畢業論文可以隨便點,可發表不了論文,誰都救不了你———這是我還在上碩士研究生的時候,我的師兄對我說的話。”王華笑笑,“盡早把這個煩心事解決了,可以安心找工作。哪怕花點錢,至少可以買個安心嘛。”

  按照王華指點,記者瀏覽了廣州市各大高校的BBS,諸如“優質核心正刊征稿”、“優秀期刊征集文稿”的帖子隨處可見。一條“各大刊物聯合征稿”的消息寫道現有各類雜志聯合征稿,出版速度極快,《××社會科學》、《××科學家》每篇400元,《××學刊》每篇收取版面費500至1000元,《××經濟》1300元。

  “我已經看準了幾個帖子了,不過還沒有和那些發帖子的人進行聯系。”王華說,“不過,這個月內這件事情一定要辦好,因為給了他們錢后,他們也還需要1~3個月才能將我的論文發表出來。這期間,期刊本身也可能對我的論文提出一些意見,畢竟,論文達不到一定的質量,即使是給了錢也是很難發表的。”

  現狀:80多萬研究生需發論文120萬篇

  也就在今年7月份,正值各大高校研究生畢業時期。南開大學校長侯自新教授對外宣布,該校今年應該畢業的博士研究生中將有一半延期畢業。至于原因,侯自新教授的解釋中有這樣一點值得注意:“很大程度上與沒有完成博士論文的發表有關”。

  論文發表不夠 博士延期畢業

  今年剛從華南理工大學畢業,在廣州石化工作的博士生陳燦對記者說,“之所以研究生們的論文發不了,即使有時候用錢也沒有發出來,是因為現在能夠發表論文的期刊實在是太少了。”

  記者在中國教育報上查到的一組數據是:2004年,我國高校在校碩士生已超過65萬;全國在校博士生在15萬左右。

  根據這組數據,陳燦給記者算了一筆賬:現在幾乎每個高校都要求碩士生在畢業前至少發表論文一篇,博士生至少要兩篇,有的高校要求更多。如果以平均的1.5篇計算的話,80多萬在校研究生3年學習期間內就要發表120多萬篇論文。

  滿足需求 需4萬多期期刊

  同樣,現在能夠發表論文的期刊,絕大多數屬于月刊性質,還有不少屬于雙月刊甚至季刊。而每期期刊能夠發表的論文30篇左右。所以,即使所有的期刊都用來刊登在校研究生的論文,也需要至少4萬多期這樣的期刊。而以所有的期刊都為月刊計算,則需要近100種這樣的期刊才能在3年的時間里發表這些論文。

  “事實上,這還不包括有發表論文壓力的高校在校老師,以及那些需要評定職稱的中小學老師。”陳燦還說,“如果將這些因素考慮進去的話,要超過100種這樣的期刊才能承載總的需求。”

  目前,記者沒有辦法統計現在到底有多少期刊能夠發表研究生的論文且能夠被各高校認可。但可以肯定的是,對不少專業來說,的確存在著能夠發表這些專業論文的期刊遠遠不能滿足這些專業研究生需要的矛盾。

  以法學為例,現在正在清華大學攻讀博士學位的趙律師就這樣對記者說:“現在全國的法學核心期刊,只有十幾種,而現在全國相當多的高校都有法學院(系),而且很多都有培養碩士、博士的能力,所以,法學研究生要發表論文的難度非常大。”

  議論:發表論文與畢業相掛鉤是否合適

  記者了解到,在國務院制定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學位條例》中,要求研究生只要規定課程合格并通過論文答辯,就可以授予學位,但大多數高校在本校的學位授予細則中,都要求研究生在學期間必須“在本學科或相關學科國內外核心期刊上發表學術論文×篇(通常碩士至少一篇,博士各高校要求不同)”。對于這一普遍存在的規定,同樣存在著褒貶之詞。

  貶 “數量決定論”簡單粗暴

  據一家中文網站調查顯示,在參加調查的2500人中,57.39%的人認為論文發表數量不應當與學位掛鉤,學校單純以論文數量來衡量一個人的學習水平太“簡單粗暴”,違背教育規律。這樣一來逼得很多學生弄虛作假買版面,偏離了原來的初衷。

  也有專家認為,高校把發表論文與研究生學位掛鉤,重數量輕質量,是一種急功近利的表現,淡化了研究生從事研究和實際工作的能力。另外,一師帶多生,以論文發表衡量學生,是一種“懶漢教學”。

  一名從英國讀碩士歸來的“海歸”說,在英國讀碩,校方很重視論文的寫作,但并不強調論文一定要發表。學校組成評審班子對學生論文進行評議,通常半年才能完成評審。研究生通常學得很累,但知識很扎實。

  褒 論文沒發表怎能算合格

  上海大學副校長、博導葉志明表示,培養研究生在學術雜志上發表文章,是世界各高校通行的做法。一名研究生對自己所做的研究論文能否在學術雜志上發表都沒把握,這還能算一名合格的研究生嗎?

  “研究生在校期間發表論文是約束他們學習的好辦法,否則他們只會把研究生文憑當作一個重量級的簡歷。而一個學校研究生發表論文的數量和質量,直接影響到學校研究生的招生和碩、博點的設立。”中山大學一位教授這樣認為。

  賣方調查

  虧本發行九成期刊靠收“版面費”維生

  記者對廣州市幾大高校的學刊進行了調查,沒有一家表示“不收版面費”的。其中一所大學學刊的工作人員告訴記者,在正刊上發表的話,一頁200元,在增刊上發表的話,一頁250元。在另外幾家高校的學刊處,記者所了解到的內容也都大同小異。

  而近日教育部在通報中對這種行為明確給予批評:“近一個時期,個別高校主辦的期刊出現一些違規現象,主要表現為,不按照期刊出版管理規定出版增刊,沒有在封面注明“增刊”字樣;以出版增刊或出版專輯、論文集等形式,向作者收取“版面費”,牟取錢財;個別期刊一號多刊,將一次性獲得批準出版的一期增刊,拆分成兩期甚至多期增刊出版,以便能多發表文章、多向作者收取費用。”

  在采訪時,記者了解到,經營狀況不佳是期刊收取發表費的一個重要原因。仍在清華大學攻讀博士學位的趙律師對記者說,“據我所知,現在的法學核心期刊,除了《法學研究》這本期刊發行能夠保持不虧本外,其他的法學期刊在發行上都是虧本經營。”趙律師還說,“在法學期刊當中,靠收取‘版面費’生存的期刊,大約占到了90%。”

  記者找到了一家職業教育方面的專業期刊了解經營狀況。這本期刊,盡管每月出3期,但還是不能維持最低的生存需要。“我了解到的經營情況是,將所有的成本攤到每本期刊上,每發行一本(期刊),我們單位要虧損近5角,我們期刊的發行量現在才不到3000本,所以,每期虧損在1500元左右,一個月就虧損4500元。”在該期刊工作的一位中層干部向記者透露,“一年下來,我們單位就要虧損五萬多元。為了保持不虧損,我們只有向那些需要發表論文的人收取‘版面費’———每頁500元———當然了,如果是很熟的人,或者論文非常好,我們都會考慮不收費。”這位中層干部還對記者透露,“現在我們期刊以及下屬的另外兩本期刊,都在出增刊。”

  “高校在職教師才是我們的老顧客”

  緊俏的收費論文市場,不僅養活了一大批期刊,同時催生出了一大批“發表收費論文”的中介。而這些中介,幾乎都依靠網絡招攬生意。記者用google就搜索到“論文發表網”上百個,涉及的期刊種類齊全。

  記者在其中一個網站看到,3種服務方式的收費標準分別是:全程發表,寫作(指導)費600元~1000元/篇,發表費1000元~2500元/篇;委托發表,發表費1000元~2500元/篇;增設第二作者服務,費用電話、郵件查詢(一次付清)。

  記者撥通了網站提供的電話號碼,一位自稱姓鄭的“大學老師”向記者“透露”了她們運作的一些內幕:

  記者:“你們主要是在那些期刊上幫我們這些人發表論文的?”

  鄭:“這個就不能告訴你了,我們也需要替這些委托我們的期刊保密的。不過,你放心,我們發表的期刊都是在2004年北京大學版的《核心期刊目錄》上能夠找到的。”

  記者:“價格都是廣告上面的嗎?”

  鄭:“那是以前的價格,現在發表一篇論文需要4000多元了。當然,如果是在增刊上的話,就可以給你10%的折扣了。”

  記者:“像我們這種即將畢業的研究生找你的很多吧?”

  鄭:“那是,尤其是現在這個時間,大家都很急的。不過,你們都是過客,做完一單就可能不會再來了。我們主要還是做高校在職教師的生意,他們才是我們的老顧客。”

  部門說法

  幾萬學生難一一查證學校無法監管?

  學生在一些“論文發表”網花錢發表文章,學校是否知道此事,對這種行為有沒有懲罰呢?某高校研究生管理部門表示,“只要學生提供了論文錄用通知單,原則上我們就認為是發表了論文。學校學生有幾萬人,我們不可能一一調查,而且取證很困難。”

  北京某知名高校的一位博導表示,這種事情他們也略知一二,但是確實不太好管。一是論文如果確實是學生自己寫的,只是找渠道發表,似乎并不違反學校的管理條例;二是有些專業的研究生發表論文“確實困難”,學生為了畢業這么做,他們從情理上也“不好說什么”。

  管理部門:現行法律未明確規定

  昨日本報記者以一名在校研究生的身份向廣東省有關管理部門咨詢,一位姓林的女士解釋說:“我們也知道這一普遍存在的情況,但是,到目前為止,我們國家現行的法律法規當中,對此沒有明確的規定,所以,期刊的這一做法,到底應該怎樣看待,我們也不好說。”

  隨即,記者查詢某大學的學刊是否已經被批準了出增刊來發表論文。林女士在查詢后回答說:“這本期刊今年上半年是在我們這里登記批準可以出增刊的。但是,他們出版的增刊必須在宗旨和質量上要與正刊一致。”但林女士聽到記者反映該學刊出版的正刊使用的是16開的紙(每頁收費200元),而增刊使用的是大16開的紙(每頁收費250元)的情況時,她表示:“你可以拿他們的一本樣刊給我們,我們一定會查處。”

More..素材圖片 Picture Navigation
業界熱門 Class Hot
業界推薦 Class Commend
版權所有:中國網站資源 2005- 未經授權禁止復制或建立鏡像 This Site Tech:XHTML+DIV+CSS+Javascript
CopyRight ® 2005- www.szgxlt.com online services. all rights reserved. ICP06016627
Optimized to 1024x768 to Firefox,Netscape,Opera,MS-IE6+.
雷火电竞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